网站首页| 社区论坛| 集采地带| 观网亲子| 服务中心| 交易市场| 生活指南| 社区地图| 回龙相册| 原创基地| 回龙聊吧 登录网站  用户注册
   回龙观社区网 > 回龙观资讯中心 > 观内资讯 > 正文 资讯搜索:

霍营派出所外 数百居民排队领居住证预约号

http://news.hlgnet.com  2016-11-24     回龙观资讯中心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40406699.jpg



为领取居住证办理预约号,很多人用小板凳和纸箱排起长队

现场

8点不到已有近400人排队

11月22日早上七点半,昌平区霍营派出所门外,寒风一过,跺脚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铁制的红色、白色隔离栏和黄色隔离带划出了连续的“S”形区域。22日早上8点不到,隔离带内,已有380多人在排队,而队尾的人数还在不断增长。隔离带外,十来个保安来回走动,吸着冷风,对着人群高喊“跟着板凳纸箱的序号来,不要插队”。

这是领取“居住证业务预约号”的排队现场,墙上张贴的通知内容显示,22日会发放这片区域22- 30日共计9天的360个居住证办理预约号。

今年10月,北京《居住证暂行条例》正式实施,意味着以往大家熟悉的“暂住证”将逐步为“居住证”所替代。持有居住证,将在京依法享受劳动就业,参加社会保险,缴存、提取、使用住房公积金的权利。更重要的是,作为必要条件之一,非京籍常住人口在领取居住证以后,符合本市积分落户政策的,就可以参与积分落户。

队列中,有70多岁的老人,怀孕5个月的孕妇,还有怀抱着婴儿的父亲,在他们脚边,大多留有写着名字和电话,标着序号,缠着胶带的小板凳或纸箱。

维持秩序的保安回忆,这些有标记的小板凳和纸箱,最早在三天前的19号就已经出现了,“已经形成习惯了,放号前几天他们都是先拿小板凳排着队,放号当天再换人来”。

排在队首的是60多岁的罗老太太,她的小板凳在队列里已经“站”了72小时。当有“新人”询问何时能排上队,保安就会指着罗老太太告诉别人:“像她那样19号就来排,准能拿到号。”

在霍营派出所外,罗老太太先后给儿子、儿媳、老伴儿和自己排上了预约号,这一次,是给即将要上小学的孙女排队。经验丰富的罗老太太显然“有备而来”:19号一早,她拿A4纸打印出序号,留下两个联系电话,随后,用胶带把纸固定在白色板凳的面上,左右缠绕两圈,放在隔离带最前端,并在上面稳稳地压上半块红砖。

以罗老太太的白色板凳为首的小板凳和纸箱“队伍”,在此后陆续集结。

细节

小板凳、纸箱和它们的主人

队列的6-10号被贴在同一个板凳上,排队的是朱先生一家5口。带着父母、妻子和读小学的儿子,他们已经排了三天两夜的队。“暂住证快到期了,索性要换居住证,就一家子都来了。”另一个让朱先生不得不排长队的原因,是他经营的小吃店要办营业执照,“需要这个证”。

穿皮夹克的王先生和他穿军大衣的朋友们占据了104-120号。寒风吹过,身穿军大衣的男人身上总会引来旁人的羡慕。他们自称已不是第一次排号,前一个周期放了280个号,但没排上,所以这一次他们提前了两天来排。

8点20分左右,人群旁突然多了一个姑娘,四处询问有没有人肯让号或者卖号。王先生悄悄拉过嚷嚷着的姑娘,小声说“你要的话,让一个给你”。对方询问价格,王先生摇摇头,“不收钱,有两个老乡有事这趟来不了。”但随即,王先生又担心姑娘能否被允许插队。

一早骑自行车来的牛大爷和老伴儿站在186和187号凳子旁,“办老年证需要啊”,牛大爷简短说完,跟保安“打了招呼”,随即离开队伍,片刻之后,拎来了热腾腾的豆腐脑和包子。老夫妇俩挎着布袋,在队伍旁避风的墙角边匆匆吃完,又回到了离开时的位置。

排在335号的广东阿姨今年已经76岁,放号前一天,儿子载着她路过这里,她才知道“要这样排队”。“当时没带小板凳,怕来不及回家拿,问附近商店借了个纸箱,就把号先排上了。”

从7点半到8点半,基本上每隔十多分钟,广东阿姨都要在别人的椅子上坐下休息会儿。人群里有年轻人问:您这么大年纪了,办居住证图啥?广东阿姨笑了:要办老年公交卡啊,出去多方便啊,没有这个证办不了的。

随即有人笑问:万一有人插队,您这335号可能今天也排不上的。“试试看嘛,天气越来越冷了,越早排上越好的。”

骚动

“凭什么拿板凳就能排号?”

22日早上8点多,从派出所门前路过去上班的人,一定会忍不住侧目: 浩浩荡荡的长队里,有人偶尔交谈,有人吃着东西,有人缩在帽子围巾里打着寒战,但更多的时候,队伍里的人群紧盯着派出所门口的那扇铁门,只要“吱呀”一响,有身穿警服的民警进出,队伍里便骚动起来:“什么时候放号?”

8点25分,一批民警从派出所里走出,期间有民警手持扩音器,叮嘱大家排好,因为“准备放号了”。散乱的队伍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,朱先生匆匆给孩子喂了一块饼干,收拾好家人手里的食品包装袋,从包里翻出房产证、身份证和暂住证拿在手上。罗阿姨则把脚边的排号小板凳搬到队伍外面,她担心后面的人蜂拥而上,踢坏了凳子。

保安双手摁在起首的栅栏外准备搬开,突然间人群外响起声音。一名穿着红羽绒服的女士问:还能排号吗?保安扫了一眼“队伍”回复说“今天看来是没号了”。红衣女士有些生气,转身对着民警翻开手机相册,问:你们看看他们是怎么排的队?有凳子就行了吗?人呢?这样公平吗?

她的手机相册里,留存了几张放号前一天的现场照片,照片里,长队空荡荡的,只有几个人围聚在队伍旁,剩下的是用胶带捆绑蜿蜒的小板凳、木椅和纸箱“替身”。

民警劝红衣女士离开现场。队首的罗老太太却“看不下去了”,她冲着红衣女士喊:谁说只有小板凳,都是有人轮流看管的。罗老太太说,19号来排队时,她和身后的十多个人建了一个微信群,“群里的人排了表,每个人都轮流值班,没落过。”王先生和他的朋友们同样是轮流换班,“算上我们前后的十来个人,几十人差不多每人值俩小时,夜里也没停过”。

20日深夜至21日早上,北京降下第一场雪,伴随初雪的是气温骤降。队伍里有人提到,即便那天夜里,也有人值班:“天太冷,就在路边车里看了半宿。”“我们这个队伍里,除了年龄太大的几个老人不用轮值班,照顾一点,其他人不管男女都一样。”队伍里的一名中年女性补充道。

红衣女士询问:为什么一次性放那么多号?民警解释:一天一般可以办理40个人的居住证,一次性发放是采取了“预约登记制”,是为了“降低广大申办居住证群众排队等候之苦”。

保安回忆,上一个周期共7天,放了280个号,再往前一个周期,放了400多个号。“每个周期放的号数量不一样,自己拿号数除以40,算着时间,办完的前一两天开始排。”

领号

终于领到的预约号

十多分钟后,红衣女士离开现场,队伍重新归于安静。

早上8点40分,伴随着“站成一竖排,拿好证件往前走”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出,起首处的铁栅栏被搬开,人群开始有秩序地向民警围聚的登记处挪动。

9点15分左右,领到号的牛大爷和老伴儿开始撕扯马扎上紧贴的纸张和胶布,他们领到的是133和134号,比板凳上的顺序提前了53个。号纸的右上角标注了他们办理居住证的时间:11月25日上午。收好马扎放进自行车筐,牛大爷搓搓手,推着自行车吆喝老伴儿“快回家”。

越往后排号,队伍中的骚动声越大,一些人趁机钻入隔离带内,被保安发现则称和前后排队的人“一块的”。这些插队的年轻人总是会引起队伍中其他人的愤怒,尤其是排在插队者之后的人。插队者面临的,是被保安一把揪出来,随即被要求“拿出板凳上的序号和电话”,一些年轻人面露尴尬。而对插队的老年人,队伍里的人群和队伍外的保安更多的是无奈。“阿姨您出来,这么大年纪往里挤何必呢?”劝离不成功,保安也只能悻悻离开。

广东阿姨最终领到了347号,比她纸箱上的335号“晚了”12个号。“没有关系的,拿到就好了嘛。”小心收好那张3厘米长2厘米宽的排号纸条,广东阿姨在儿子的搀扶下离开。

早起赶来的刘先生领到了360号之外,现场临时加的40个号之一。上午9点41分,400个号全部放完,保安开始收拾现场的隔离护栏和隔离带。

小板凳和椅子被人群和保安陆续找出来并带走。寒风一起,被撕扯下来、曾紧贴在板凳上的纸和胶带,伴着剩下的纸箱在风中摇摆。

(来源:北京青年报)


【编辑:蓝冰001
收藏此页】 【 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  
 百度联盟广告   
 回龙观商家促销信息  发布信息>> 
 生活指南竞价排名  参与竞价>> 
 GOOGLE提供的广告   

 
Copyright@hlgnet.com All RightReserved.
回龙观社区网 版权所有